分类
民间药方

桃核承气汤:急性盆腔炎,胎盘滞留,附件炎,肠梗阻,子宫内膜异位症,急性脑出血

桃核承气汤,中医方剂名。出自《伤寒论》。为理血剂。具有逐瘀泻热之功效。主治下焦蓄血证。症见少腹急结,小便自利,神志如狂,甚则烦躁谵语,至夜发热;以及血瘀经闭,痛经,脉沉实而涩者。临床常用于治疗急性盆腔炎、胎盘滞留、附件炎、肠梗阻、子宫内膜异位症、急性脑出血等属瘀热互结下焦者。

歌诀

桃核承气五般施,甘草硝黄并桂枝;淤热互结小腹胀,蓄血如狂最相宜。

组成

桃仁去皮尖五十个(12g)、大黄四两(12g)、桂枝去皮二两(6g)、甘草炙二两(12g)、芒硝二两(6g)。

用法用量

  1. 现代用法:作汤剂,水煎前4味,芒硝冲服。
  2. 古代用法:上四味,以水七升,煮取二升半,去滓,内芒硝,更上火,微沸,下火,先食,温服五合,日三服,当微利。

功用

逐瘀泻热。

主治

下焦蓄血证。少腹急结,小便自利,神志如狂,甚则烦躁谵语,至夜发热;以及血瘀经闭,痛经,脉沉实而涩者。

方义

证属瘀热互结下焦,治当因势利导,逐瘀泻热,以祛除下焦之蓄血。方中桃仁苦甘平,活血破瘀;大黄苦寒,下瘀泻热。二者合用,瘀热并治,共为君药。芒硝咸苦寒,泻热软坚,助大黄下瘀泻热;桂枝辛甘温,通行血脉,既助桃仁活血祛瘀,又防硝、黄寒凉凝血之弊,共为臣药。桂枝与硝、黄同用,相反相成,桂枝得硝、黄则温通而不助热;硝、黄得桂枝则寒下又不凉遏。炙甘草护胃安中,并缓诸药之峻烈,为佐使药。

配伍特点

诸药合用,共奏破血下瘀泻热之功。服后“微利”,使蓄血除,瘀热清,而邪有出路,诸症自平。

运用

  1. 本方为治疗瘀热互结,下焦蓄血证的常用方。临床应用以少腹急结,小便自利,脉沉实或涩为辨证要点。
  2. 本方常用于急性盆腔炎、胎盘滞留、附件炎、肠梗阻、子宫内膜异位症、急性脑出血等属瘀热互结下焦者。

加减化裁

后世对本方的运用有所发展,不论何处的瘀血证,只要具备瘀热互结这一基本病机,均可加减使用。对于妇人血瘀经闭、痛经以及恶露不下等症,常配合四物汤同用;如兼气滞者,酌加香附、乌药、枳实、青皮、木香等以理气止痛。对跌打损伤,瘀血停留,疼痛不已者,加赤芍、当归尾、红花、苏木、三七等以活血祛瘀止痛。对于火旺而血郁于上之吐血、衄血,可以本方釜底抽薪,引血下行,并可酌加生地、丹皮、栀子等以清热凉血。

使用注意

表证未解者,当先解表,而后用本方。因本方为破血下瘀之剂,故孕妇禁用。

化裁方之间的鉴别

  1. 下瘀血汤、大黄蛰虫丸及桃核承气汤均以大黄、桃仁为主药,都有破血下瘀之功用,均治瘀血留滞的病证。
  2. 但下瘀血汤主治产妇因“干血著于脐下”致腹痛拒按,按之有块,以及血瘀所致经水不利者,故配虫,专以攻下血瘀为用;
  3. 大黄䗪虫丸则主治五劳虚极,干血内停,形体赢瘦,肌肤甲错者,故又加水蛭、虻虫及地黄、芍药、甘草等,破瘀之力增,并微有补益之功;
  4. 桃核承气汤适用于瘀热互结下焦所致之少腹急结、至夜发热、经闭等症,故复佐桂枝温通血脉,并使全方凉而不郁。

重要文献摘要

  1. 原书主治:《伤寒论·辨太阳病脉证并治》:“太阳病不解,热结膀胱,其人如狂,血自下,下者愈。其外不解者,尚未可攻,当先解其外。外解已,但少腹急结者,乃可攻之,宜桃核承气汤。”
  2. 方论选录:《伤寒来苏集·伤寒附翼》卷下:“若太阳病不解,热结膀胱,乃太阳随经之阳热瘀于里,致气留不行,是气先病也。气者血之用,气行则血濡,气结则血蓄,气壅不濡,是血亦病矣。小腹者,膀胱所居也,外邻冲脉,内邻于肝。阳气结而不化,则阴血蓄而不行,故少腹急结;气血交并,则魂魄不藏,故其人如狂。治病必求其本,气留不行,故君大黄之走而不守者,以行其逆气;甘草之甘平者,以调和其正气;血结而不行,故用芒硝之咸以软之;桂枝之辛以散之;桃仁之苦以泄之。气行血濡,则小腹自舒,神气自安矣。此又承气之变剂也。此方治女子月事不调,先期作痛,与经闭不行者最佳。